心之灵文学>玄幻奇幻>竹马的占有欲 > 精神摧毁/母狗/X化/将军变s妓(下)「篇」
    “女人”又爱不释手地在他湿逼上摸两把,恋恋不舍地离开,时越已因为她再度出手而颤抖起来,女人道:“将军莫慌,您的处女只有陛下能破,奴家不过稍微调教一下,增加敏感度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您有了完美的逼,这后庭也要会伺候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什、什么?

    时越一个直男,从未了解过男男之间那些事,哪知道菊花也能用于性爱,他不明所以,直到“女人”朝自己两股之间倒入大量油,并叫两个女人掰开他的臀瓣。

    随着臀肉被最大限度掰开,肛口的肌肉也被牵扯,肛门变得横长,凉风灌入,此私密之处初次感受到了凉意。

    聚集在臀谷的油液溜进那被拉开的肛缝中,钻入肠道,时越的肛穴十分粉嫩,被拉开后如同娇花。女人头领刳了一大坨香膏,两指合并,在肛口扣搔两下,随后缓缓推入——

    “唔嗯!唔唔嗯!”

    时越目眦欲裂,拼命摇头,他伸长了脖子意图看清下体,但视线被挡,再如何扭动也无法窥见,只能绝望地感受着滑腻的手指慢慢进入到自己的谷道之中的。

    那是出的地,那么、那么肮脏的地方,怎能把手指伸进去!

    大量油脂润滑使手指畅通无阻,女人只插入一半,抽插几下,肉穴微微发软,她再两根手指交替上下舞动,好似弹琴。

    无法目睹画面,感官便格外敏感。时越清晰地感受到温热的指尖按在肠壁上,那处从未发生过这样的形变,简直是爆炸般的感觉。女人显然是个中老手,前后抽插与上下扩张交替,他的后穴成为被彻底掌控的玩物,没多久,女人的两根手指已经能进出自由了。

    不,不可以,不可以。

    手指与肠壁摩擦咕叽咕叽地叫着,那话儿越来越热了,时越也从愤怒的嘶喊,变成隐忍的喘息。

    他极力控制颤抖的声线,几乎不敢呼吸,手指却越插越快,竟又加了一根。三指扣紧,其余两指按在臀上,女人手臂飞快地前后耸动,抽出又深插,滑嫩艳红的肠肉被带出体外,又插回,手指令臀尖诡艳地摇晃起来,那肛穴,竟能容纳三指张开了。

    香膏带来融融的热意,香脂沁出酥痒的媚香浸染柔滑的嫩穴,手指不断进攻穴内令人下体发麻的肉粒,使这处从未被造访过的地方被毫无尊严地玩弄。

    非但要侵犯得深,“女人”们还要将这紧致的小口变得如妓女那样松弛。几名女人甚至同时围住一圈,拉开臀谷间松垮艳红的肛口,几根纤白的葱指勾住肉圈,直至能够看清其中的玫瑰状媚肉。

    时越下颌绷出坚韧不屈的线条,牙关紧咬,贵族与一军之将的尊严绝使他无可能屈服,即使他的菊穴,已彻底在“女人”的淫虐下变得松弛,几根手指能侵犯无法避免使其丧失了得体的性状,他也保留着最后一丝尊严:

    绝不可能如妓女般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可“女人”涂抹的是特质媚药,又有精湛的手艺加持,肠壁每一处都在反复扩张中沁透了淫液。不过须臾,仅仅手指插入,时越便腰臀剧颤,屁穴下意识追随手指摆动,活像一口寻屌的骚逼。

    纵使牙关紧咬,呼出的气息还是愈发混浊,敏感嫩肉传来的融融热意令颅内蒙上一团氤氲的水汽,时越几乎被酥痒熔断到丧失意识。

    不断送入的强效媚药没有留下生还可能,少年将军刚硬的屁穴,被当成女人的骚逼反复开垦,肠肉正在慢慢被驯化为熟悉抽插的骚肉,自发流出的大股淫液正是铁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