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之灵文学>玄幻奇幻>思寂寥 > 敢不敢
    为示殷切示邀约之意,她双腿缠到他腰后,然而很快便被他稍稍上了几分的腰力震得散开,无奈何只能曲起在身两侧、岔得大开,为他的出出入入行些方便。

    而纵然是仅借他用一用而已,她还是又被他cHa泄了好几回,带着些盼的心理,搂紧他后颈,才终于等到他第一回将JiNg水倾在她x里,黏腻腻的YeT顿时填满她的x,混淆了她T内稀薄的YYe,一种难受、排斥但又极度满足的矛盾的心绪随之填满心房。

    察觉她喘息间带着点细弱哭腔,他才意识到他把她抱起抱太高、cHa太深了,把她放下,cH0U身疾退了出去,大GU白浊的JiNg水裹着她的YYe涌出了她的x,腻满她腿根,T间,并身下的席褥。

    她轻轻喊了他一声,“从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凑近她的脸,但她只能微微抬起手,只捉到一缕他的发丝,对他笑笑,“你的‘火铳’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它的药室,还很满。”

    他语调清清凉凉的,但是她能听到里面的灼烫之意,忙疲惫笑道:“我再受不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倘若同他多做几回,恐怕明日便会Y虚、肾火灼灼烧将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便只又亲了她一会儿。她在疲惫中,在他抱着她吻她r间的时候,在他怀里睡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并没完全睡熟,她隐约有印象,她睡过去后,他抱着她亲了有一会儿,才停歇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穿好中衣,将侍儿们传进来,暖昏的灯烛下,往热水里绞了巾子给她擦拭身T。

    他首先去擦的便是她腿根还黏糊着的JiNg水,抹过去那厚重的一层之后,是已经稀薄了、g涸了的刺目的处子血斑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的事总算发生,嬷嬷的心绪都麻木了,说不上多忧虑了,但自然也绝不能说喜,不过确乎看封从越来越顺眼,觉着他人看着冷,倒很热心、细心,许是对上了该殷勤的人——虽说在辽东时便知晓这一点了。

    想来,冷心X的人未必不T贴、善良,况且是受过教化的人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着他们为何是堂兄妹,若他们只是相处和睦、彼此扶持的堂兄妹,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又或者,这两人,怎竟知晓对彼此好、却将圣贤发乎情止乎礼的教诲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翌日醒来时,封容发觉还睡在石舫上,门窗毕好,铜炉中燃着驱虫安神的香料,些微的水波声隐约入耳。

    翻腾了下身子骨,她伏到了封从x膛处。

    未消褪殆尽的睡意下,他微笑着往上拉了拉她背后的薄衾。

    她双眸又纯净又温和,一脸沉静地问他:“从哥哥,我记着昨日,我们燕尔时,你说你是辽东的主子?”

    圈在她腰间的手臂一僵,他诧异:“我说过这等话么?妹妹记岔了罢。”